色彩风格

以案释法|17岁少年醉驾身亡,乘车人构成危险驾驶罪!

【字号:      时间:2020-12-03      

  本网讯(通讯员 黄进)20201月初,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时候。大家都还沉浸在刚刚跨过2019的复杂情绪中,郧西县一个镇子上四位青年聚在一起,饮酒作乐,畅谈人生,无尽惬意。 

  四人中最大的二十九岁,等冬去春来就顺利奔三,迎来人生另一段全新旅程;最小的刚满十七,学着大人的样子推杯换盏,言来语去都是兄弟义气。然而,觥筹交错间,回合缠斗中,已然埋下了一场苦痛的伏笔——谁也不会想到,一场意外正在悄悄逼近。 

  好友相聚酒作乐  未酣驾车寻二场 

  小镇的冬天有些萧条。家家户户早早生起了火,三三两两紧紧围坐炭火旁,各有各的谈资笑点。 

  “能宅家烤火谁愿意出门受冻啊?”邻居丢给李平50块钱, “买菜钱,晚上在你家吃!” 

  “行,你把张阳、陈飞、孙磊他们都喊过来!”李平接过钱,一溜烟就往超市的方向跑不见了。 

  阴冷的冬日天黑的格外早,五点不到天就暗了下来。李平买菜回来的功夫,三五人已经齐聚在饭桌旁,孙磊第一个回头语速很快地催着:“快点快点,中午都没吃!”李平倒也不弱,几个人凳子都没坐热乎,小菜就陆续摆了上来,孙磊又开口了:“这好菜没好酒哪行?” 

  邻居:“我回去拿!” 

  这话音都还没落,邻居手提一壶二十斤装的自酿甘蔗酒往桌子上重重一放,酒水在壶中狠狠荡了几个来回,激起一片细细的碎沫。 

  孙磊接过酒壶,用一次性杯子倒了五杯,放一起兑平分了下去。“来来来,磊哥我敬你四个!”“小陈,咱俩老情义了,互相八个你没话说吧!”就这样你来我往,等菜上齐,各自杯子也见了底。 

  两颊通红的张阳已经有了醉意:“你这白酒只剩辣了,李平你也不备点饮料?” 

  年纪最小的陈飞早就有了其他的心思:“要不咱们买点水,换个地方换种酒继续嗨?”少年的心总是躁动,说话间陈飞已经三步并作两步,踉踉跄跄跨出门外。 

  说走咱就走!除了不胜酒力回家休息的邻居,剩下四人晃晃悠悠,骑上心爱的小摩托直奔第二场。 

  酒足饭饱欲买水  花季少年却殒命 

  “喝白的还是红的?” 

  “屁话,给你一千块钱你能在这个镇上找到一瓶好红酒出来?” 

  “啤的啤的!口误!老板,上一箱啤酒!” 

  “瞧你那出息,老板给我拿一瓶白的。” 

  这场酒在一个没有空调的小饭店里。白的混着啤的,啤的混着饮料,饮料混着饭菜都在胃里翻滚,青年们头上开始冒汗,相继脱下外套,来势汹汹的喝酒气势随着地上空瓶的增多开始慢慢磨灭,一杯一杯逐渐力不从心,热气腾腾的饺子也渐渐变凉。 

  “差不多了,剩下点白的我们分了。”孙磊拿着分剩的白酒一饮而尽,强撑着站起身说:“李平,你跟我一起去买点水,张阳、陈飞你们俩在这等我们回来!” 

  听着孙磊猛轰着油门扬长而去,陈飞盯着张阳的摩托车钥匙说:“哥你醉了,我带你,咱一起去买水。” 

  意识模糊的张阳掏出钥匙丢在桌上。 

  夜里十一点,寒风从孙磊和李平耳边呼啸而过。“后边咋有摩托车的声音,李平你看看是不是张阳他们跟上来了!”李平把帽子捂得严严实实,还没来得及回头,巨大的碰撞声就从身后传进了耳朵。 

  调头去看时,张阳和陈飞已经倒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。李平拨通了120,医生到场,确认陈飞死亡。 

  未驾缘何成危驾  诉与不诉有分别 

  郧西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侦查终结后,以孙磊、李平、张阳涉嫌危险驾驶罪于20208月向郧西县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。 

  郧西县检察院对三人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。孙磊被依法提起公诉,最终被法院判处拘役两个月,缓刑三个月,并处罚金2000元,同样构成危险驾驶罪的李平为何却作不起诉处理?和张阳一样是不起诉处理,李平并未驾车,为何依然构成危险驾驶罪? 

  检方认为,被告人孙磊醉酒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孙磊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,应当从重处罚。孙磊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愿意接受处罚,可以依法从宽处理。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建议判处孙磊拘役二个月,适用缓刑,并处罚金2000元。 

  检方认为,被不起诉人李平明知他人饮酒且要求驾驶机动车时,仍将车辆出借给借用人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被不起诉人李平系初犯,犯罪情节轻微,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系从犯,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案发后,李平积极赔偿死者近亲属经济损失,可以酌情从轻处理。李平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愿意接受处罚,可以依法从宽处理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的规定,可以免除刑罚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,决定对李平作不起诉处理。

  (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)